莆田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筆尖荒唐一夢短篇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49:43 编辑:笔名

  (一)

  是他,终结者,或者救世主

  此刻,在她眼里,他无疑就是终结者和救世主的化身,亦正亦邪

  可是为什么是他她一直不知所以

  他在她的眼里是个毫无关系的人,她对他而言,也许只是个笑话,或者更甚,傻瓜

  可是一切就那么顺其自然的发生了,自然的让人不自然

  那是一天,平常的一天,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他来了带着笃定的心态她眼里,他一直那么自信,甚而自负,虽然她也曾认为他并无甚多的才干

  他坚决的和那个男人说着什么,不长时间便达成了某种协议

  于是,那男人似乎也恋恋不舍,而他本来也自当是恋恋不舍的,这么多年男人手里似乎还握着类似合同之类的协约而似乎也还有……钱,这不能确定她看不清楚

  那男人就是她的丈夫而他是来和她的丈夫谈判的

  原是千山阻隔的事情,就在几分钟之内化解了自然的让她措手不及

  没有任何条件,她跟着他离开

  这个过程当中,她始终没有发言权好像她的表态是多余的她就这样任由他摆布,而之前,他们是不熟悉的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她竟第一次将自己交托给一个几乎陌生的人

  (二)

  她跟着他来到他的家

  呵呵,她自己笑自己,不带半点感情的笑为什么是他的家还能为什么因为现在自己是个流浪者,无家可归了

  她第一次知道他的住址之前,他只是另一个人的朋友之前,她只知道他们都称呼他“Z”,另一个人,大家称呼为“T”

  呵呵她再笑另一个人,现在他的称呼变成了另一个人,多陌生的称呼T,另一个人,那是她曾经爱着,或者现在仍旧爱着的人

  可偏偏她的终结者和救世主不是T而是他的朋友,Z呵呵,自我解嘲

  一切都在似是而非,一切又都在迷茫的发生

  她在Z的家里,外面似乎有很多客人,她清楚客人们是来道贺的,可是喜从何来是在为我庆祝重生她自己问自己她更清楚这不是婚姻,她和Z怎么可能有婚姻可笑可是他们明明是在道贺,为什么呢

  Z在外面应酬着客人,就像他们的好日子一般

  她在屋里出神

  一切都是灰黑色调没有色彩从事情发生伊始

  (三)

  难道天底下还有比这个更滑稽的事情吗

  外面满是道贺的人,也许是让他们道贺的理由显得更充分——在这个尴尬的时刻,她竟然要生产了

  又是很自然的,似乎一切都是提前安排好的

  医生竟然也在,顺利产下一个婴孩

  男孩竟然不哭,所以她怀疑自己生下的是个死婴这一刻,她确定自己神智清醒

  她问了大家,大家说孩子是健康的,不哭,也许只是现在不想哭

  呵呵,又一个好笑的解释,毕竟没谁听说过婴孩出生时不想哭就不哭的

  她也不再想了,不想哭就不哭吧总之和自己有关的一起都是那么滑稽,滑稽的又很自然

  宴席就要散了吧她看见Z进来了她也不问她也不说

  她在他这里生下自己的孩子,那么顺理成章,竟然没人问起孩子的父亲是谁而她自己也不想解释清楚

  似乎这个孩子是从天而降的,就像圣母玛利亚生下耶稣那么圣洁无须解释

  接着发生的事,就更加顺理成章大家都进来看孩子,似乎这次宴会就是为了庆祝这个毫无预警而出生的婴儿的诞生

  人们一一和她握手,和Z握手

  她笑,虚伪的心里也在笑,嘲笑,就像我和Z的婚姻,就像我们爱情的结晶一样,她在想

  咦这个人,她是认识的是另一个人的朋友,对,就是T的朋友可为什么他回来他身边的女人又是谁这么眼熟

  这女人好不合时宜,这么冷的季节竟然穿着短袖的T恤头发蓬松散乱,好像刚睡醒,还没有梳洗真没礼貌,她想

  到底是谁呢

  (四)

  人好不容易都散了

  于是她问Z,她是谁

  “谁”Z漫不经心,和平常一样的漫不经心

  “那个女人,和FZ一起来的女人”她说

  “……FZ的老婆”Z想敷衍了事

  “不是我见过他老婆的照片,不是这个样子……我知道了,是T的前妻,是吗”她已经完全了然,却还明知故问

  于是Z不说话

  真的是她在心里想可是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来看我她看我的眼神令我不寒而栗我应该不在她掌握之内吧毕竟我和T没多久,而且什么也没有发生呵呵,我怕什么,我是在她离开之后才出现的更何况,如今,T和我毫无瓜葛了呵

  就这样僵持着,他们谁都没话说好像在等待可是等什么呢

  她想问,问这一切的原因问他为什么要对她的生活加以干涉这原不该他管的,怎么也轮不到他来管

  可每触及他的眼神和表情,她就语塞

  他在看着孩子,单纯的看,看不出他有任何感 彩

  (五)

  一阵喧闹

  她知道是儿子进来了她原来不敢奢望那个男人把儿子给她,但是Z办到了

  儿子和小伙伴跳上床,就在她身后,叽叽咕咕的玩耍

  空气还是沉默

  片刻,响起一连串开门的声音

  会是谁她好像已经知道来者会是谁,只是在求证

  Z当然也知道,他却不说明

  Z起身,透过玻璃隔栅望了一眼,意料之中的:“是小T,他来了”

  “奥”她能回答的只有这个单音节,只能是这个单音节

  毕竟物是人非

  T很自然,进来后也不多话,默默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离她很近只要T转身,她能在他身后安静的看他的背影

  T的头发是精心打理过的,像抹过发蜡之类的东西,但她没见过发蜡的具体效果,所以不敢妄加断定她不明白,难道他们朋友之间互相见面,还要折腾的如此油光锃亮才行吗她没见过他们会面

  她还在偷窥着T的背影T也许知道,也许故意装作并未察觉

  墨绿色的外套,她想,我记得以前听他说过喜欢蓝色呵呵,墨绿色

  画面一直是底片的颜色,直到T的到来,他的墨绿色外套给这个沉闷的画面添了一抹颜色

  Z和T偶尔交谈几句,其余的时间,都是空白的,沉默

  T在抽烟,她知道他一直有抽烟的习惯,今天抽的更频繁,在掩饰吗

  她好像嗅到由始至终的气味来自何处可是没人给予答案

  Z是不抽烟的,这也是她知道的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T竟然问起了捡蘑菇的事情尴尬愈加尴尬,这个季节,哪里来的蘑菇

  Z将话头抛给了她,于是她说了几个出产蘑菇的地名

  “还有XX”T接上来说

  “嗯”她应着

  (六)

  又一阵喧闹很多人一拥而入

  是她的父亲带着很多人,这帮人手里拿着建筑工具,铿铿有声

  父亲进屋忙着测量墙壁的面积,说既然住在这里了,就要住的安逸,孩子会冷的,大家给的份子钱正好给孩子买毯子

  呵竟然是毯子难道是要挂在墙壁上吗

  这里,真的是家徒四壁她此时才仔细环顾这个环境,灰蓬蓬的墙面,没有粉刷空旷的屋子里,正对门有一张大大的电脑桌,桌上摆放的东西很乱,都是Z工作时要用到的

  再有就是一张床,很大的床,能睡得下三五人的床

  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在床上——这几个人

  父亲的话显然引起了Z的不满他原本就是个高傲的人,岂能容许别人对他小视

  Z讪笑着:“你们若是想买点什么,那就实际点,给买栋房子吧”

  父亲显然也没明白,一边忙一边回答:“房子,那是太贵了还是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吧”

  于是大家再不说话T也不说话

  等到父亲忙完要走,没人想要留一下,这样的气氛

  她出门送众人大家推辞不过

  (七)

  出门拐出巷子,那灰白的基调终于消散外面的世界阳光明媚着,而且还不时从远处飘来烟雾缭绕

  父亲带着一行人走了

  她正要回转,却见堂弟带着他那一伙亲戚往一处寓所里走去行色匆匆

  这一行人一色的黑衣,黑的很靓丽明亮的太阳光线让衣服闪着光

  为什么都要穿黑色奇怪的嗜好某一地区的偏好吗不管它

  对了,今天该是堂弟的婚礼嗯婚礼怎么众人不像是参加婚礼,倒像是给堂弟过生日

  不管了,也许是自己记错了

  她走上前,竟没人注意她

  她叫住堂哥,这个从小和她最好的堂哥

  堂哥口中得知,果然是堂弟生日

  但是她不解,为什么每个人手中都要握着很多只糖葫芦没人告诉她这一伙人,没人告诉她

  对的就该是“这一伙”,从来就是“这一伙”她与他们从来都不是一伙,虽然一直是一家人

  堂哥递给她一只糖葫芦,对她示意她了然

  走到堂弟跟前,凑近叫他,他不应,再叫,还是不应

  终于,她拖住他:“弟,生日快乐”

  堂弟转身,笑,那笑,她颤栗

  那是怎样的一种笑嘲笑在这样公开的场合,往日无冤近日无仇

  阳光和暖,照在身上

  好冷

  (八)

  醒了

  共 1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写梦的一个小小说,蒙太奇的手法,把读者带入幽深的梦境梦中一个很平淡,但相互交叉、错乱的故事,意识流地推动情节的发展开始阅读,也许读者会一头雾水,不知所云但读完全文,顿感恍然大悟,不禁莞尔小说语言干净利索,富有诗意韵味,犹如散文诗般韵致最后两个字“醒了”,独自成章,揭示故事的背景,点明主旨,荒唐而有趣不错的小小说,别具一格推荐赏析【:航帐】

  1楼文友:201 - 15:54:09 感谢文朋诗友赐稿笔尖为暖,遥祝秋爽文丰笔尖为暖群:2 ,期盼您参与交流指导 我手写我心 航帐文友群:2 ,欢迎参与交流

肥胖症的孩子怎么治疗
女性骨质疏松症状
慢性心律失常危害
快速心律失常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