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造化仙书 第2章、神仙除名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1:07 编辑:笔名

造化仙书 第2章、神仙除名

“谢谢你师姐。”

这是一个美丽的人儿。修真的女孩,就没有不美的。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秀气的鼻子,饱满的小嘴,再加上一头瀑布一般的长发,构成一幅天然的美丽图画。

欺负一个这样的人儿,如果在地球,恐怕会让人骂死,然而这不是地球。更何况她是修士,李孟只是一个凡人,谁在欺负谁,还真的是不好说。

退一万步说,就是李孟欺负她好了,李孟也不会后悔的。从原李孟的记忆中,一本功法绝对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虽然这不会是功法法宝,只不过是一本他人抄录的功法,但是对一名一无所有的人,当然是要先解决有无的问题,所以哪怕这本功法再渣,李孟也需要它。

虽然是在占人小姑娘的便宜,但是李孟真的很感激她。

李孟完成转世的时候,李家已经灭门了,他根本不可能有家传功法可学,而这份功法书,绝对是他修真的契机所在。

这个女修,一张嘴便送功法书,李孟当然不会错过,直接厚脸皮,冲上去收下了。

“谢谢!我绝对不会辜负师姐的期望,这就去修炼。”甚至不等那女修反应过来,李孟便接过功法书,直接便挤出人群,离去了。

李孟接过功法书,便知道这书是真的,神仙学堂也不是什么都不教的。辨别功法书,他们便教。

首先,一本功法书上要有灵力,然而有灵力的书却不一定是功法书,这书上面的灵力还需要拥有一定的运行轨迹。运行轨迹越多,这功法自然也就越高级。

这功法有多高级,李孟还不知道,但是他只要知道这是真的,那便足够了。所以他才要快速离去。

不仅仅是担心那师姐会反悔,更担心有人会抢自己功法书,因为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个凡人罢了。

李孟挤开人群,便直奔神仙学堂而去,虽然它只是山门修行的学前班,然而却是李孟现在唯一可以抱住的粗大腿。只要他躲入学堂,修炼出气来,他就不怕了。

看着李孟接过自己的修真功法,那女修双目中闪过莫名的神彩,心神激荡不已:孟哥哥接受了,孟哥哥接受了,太好了!不知道孟哥哥还记不记得我?那个很小便一直在背后默默看着的邻家小妹?

神仙学堂座落在一面山青水秀之中,进了学堂大门,便是一座巨大的石猴雕像。

据这个学堂的创使人说,当年的妖修齐天大圣,便曾经是神仙学堂的学生。

不过,照李孟看来,这就是一个不知道发展了多少年的小千世界。所以它自然也会有一些神话传说什么的,就像是地球上一样。

但是,这个世界叫神仙学堂的学堂有如地球上的补课教室一样繁多,其中说某某大仙在自己这儿学习过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所以,你若是就此认了真,那你就真的输了。

也许远古时期,各界是在一起的,但是天地破碎,各成一界之后,世界自成一体,也就没有什么联系了,最多留下点儿传说什么的。

刚刚走进学堂,李孟便看到自己以前的室友杜洛说:“李孟,又失败了?”

“他怎么在这儿?”李孟皱了下眉。

老实说,两人虽然曾经住过同一间宿舍,但是二人的关系很是一般,在学堂的尖子生名额中更是直接对抗过,据说那个名额可以包送进山门。

后来杜洛进了山门,而他没有,李孟便听说过杜洛与学堂的堂长是世交,从而变的厌恶起杜洛来了。毕竟杜洛抢占的是他的名额。

如果是原李孟,他们肯定早吵起来了,而现在的李孟却来自于地球,对这等事,他早是门清了。

关系人脉,他也承认这是实力的一种。

“师长好!”

“你好!”

所以李孟选择了老实地向杜洛身边的老师问好,也与杜洛打了招呼。失去的,已经失去了,并不会因为他的闹腾,就会回来。相反,与其他们争论过去的事,不如大家都节省点时间,抓紧修炼才对。

杜洛借助了他的关系人脉进了山门,李孟现在又何尝不是在抱学堂的粗大腿?

李孟表现地这么平淡与冷静,杜洛都有些不适应了,只觉得这不是李孟,而是另一个人似的。不过他还是说了出来。“嗨,李孟,你知道吗?我现在已经炼气一层了,很快就会拿到了二层的功法。”

他回学堂,本身便是来炫耀的。富贵不还乡,有如锦衣夜行,他当然要回来了。

“哦,恭喜你。”李孟说道。

这当然值得恭喜,但是他却不是真的想听到李孟的恭喜,所以他又说:“李孟,你拿全年级第一又如何,没有山门收留,你永远是个凡人!”这才是他想表达的。

“哦。师长,我回去了。”李孟只想尽快摆脱他们。

“李孟。”不想杜洛身边的师长却说,“你今年已经十六了,所以你不能再来学堂了。学堂的资源有限,不可能一直浪费在没有仙缘人的身上。”

“什么?”李孟吃了一惊。

李孟扒拉着原李孟的记忆,神仙学堂除了会教导一点修真界的常识外,他实在是没有找到“资源”的存在。

那位师长顿了一下又说:“李孟,可能我没有说清楚。学堂已经对你做过了评估,认为你只是理论考试很擅长,却并不适合修炼,所以李孟,你已经被学堂除名了。”

听到这有些意外的话,李孟微微抬头,略带诧异地看向那位师长。

“难道自己幸运地得了功法,便已经把所有的运气用光了吗?”李孟心想。

“李孟,学堂已经下了指示,从今后我要更关注一下杜洛,手中工作和资源都会增多,没有多余的精力为看不到希望的人规划未来……”

尽管王师长的面色依然是精明中带着平淡,但李孟两世经历,已经不再是那个阅历浅薄之人,能从对方弯起的眼睛和上翘的嘴角中,读到压抑不住的自得。

杜洛的炼气成功,对于把其输送上去的师长,当然也有一些奖励。除此之外,为了巴结一下一名炼气士,放弃自己这样似乎没有前途的新人

,也无可厚非。

这真的是给过于兴奋的罗名当头一记棒喝。几乎是瞬间,李孟便恢复了平静,没有再说什么。

李孟不出声,王师长却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上位者居高临下的语气,略带傲慢的说道:“你让我非常失望,本以为你是一个好苗子,然而事实……唉!听我一句劝告,你不适合成为修士,离开吧!继续下去只会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如果是原李孟,肯定是会抗辩,甚至还会说出他失去的保送名额。但是李孟什么都没有说。

“听到了吗?你不适合修真。王师长已经为山门输送了近百名炼气士了,被誉为学堂眼光最好的师长,但在你身上,他明显看走了眼。”

落井下石的正是杜洛。

是啊!当年他是占了李孟的名额,不过现在看来,他占的很对不是吗?

“随着我的修炼加深,不出十年,我便可以拥有我自己的功法书。到那时候,我就是真正的修士。”

杜洛上下打量了番李孟说:“而你,李孟,听说你六岁就在神仙学堂学习,十二岁开始参加山门的招收,然而却没有一个山门愿意收你,你只会是低贱的凡人。”

说着他淡淡地看着罗名,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看一只蝼蚁一样。

他甚至越说越兴奋。“就你,还想成为修士,醒醒吧!你就是一个低贱的存在。”

李孟不知道原李孟是怎么得罪的他,但是“低贱”“低贱”的骂着,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李孟回忆着原李孟知道的说:“你父亲应该与堂长交好吧!我记得十二岁那年,我才是第一……”

“那是因为我有天赋有潜力,而你没有!”

挥手打断李孟的话,杜洛也不是傻子,他知道即便他现在有了气感,如果别人知道他是抢了别人的名额,与他也不是件多有利的事。而且身为杜家子,他可是从小便有功法书助其感应气感的,这是已经孤家寡人的李孟根本比不了的。

李孟继续说:“是哦!七年了,这才到炼气第一层,果然是有天赋,有潜力。”

李孟很认真,很平静地说,好像是在夸他,却又更像讥讽。

李孟的神态语气真的是刺激到了他,杜洛霍地一下冲到了李孟的身边,大声宣誓着:“凡人,我,杜洛。未来会成为杜真人,杜仙师,而你,这一生都只会像个凡人一样,几十年便没了寿数。”

“我相信你的前半句。”

李孟同样很平静地说,似乎在夸他,又似乎在损他。只是这一次,不等对方再说什么,李孟起身向着门口走去,他没必要跟这种人纠缠不休。

杜洛是先拥有了气感,但是他也搞到一本完整的功法书,谁也不比谁高多少。

“哼!别以为考试第一,就真的是第一了!”

今天杜洛回来的目的除了衣锦还乡外,主要便是消除李孟这个隐患,把他赶出学堂。毕竟当年他是冒的李孟的名,如果外人知道了,这对他并不好。

当然,那是他记忆中的那个第一的李孟。至于现在的李孟,他可以保证不会有任何山门会要他的,所以衣锦还乡成为了重要的。赶走李孟只是顺手为之。

一个废物,与他这天之骄子,已经根本不会是一路人了。

山西治疗白斑病费用
四川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昆明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山西治疗白斑的医院
四川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