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江南小说】荼靡开尽春霞晚

发布时间:2019-09-13 03:30:36 编辑:笔名
镜湖翠微低云垂佳人帐前暗描眉 谁在问君胡不归
此情不过烟花碎爱别离酒浇千杯 浅斟朱颜睡
轻寒暮雪何相随此去经年人独悲 只道此生应不悔
姗姗雁字去又回荼蘼花开无由醉 只是欠了谁 一滴朱砂泪
——仙四《朱砂泪》董贞

“砰砰。”两声枪响打破了华盛路的宁静。
“不好了,杀人了!”「倾雅轩」内一声尖叫,一个只穿着内衣的女子从「风荷轩」跑了出来。
哪想没跑出几步,就被一个人抓住头发拽回了屋子,随后便听见一声惨叫,血唰的一声染红了「风荷轩」的窗户。
“死人了!”走廊内有人大喊一声,整个「倾雅轩」瞬间乱成了一团,慌乱的人们四处逃窜,有人不小心撞上卖烟的小贩,挂在脖子上的盒子啪的掉在地上,烟丝散的到处都是,可谁也顾不上吵架,只顾拼命的逃跑。
“大家都慌什么,这事儿跟你们没什么关系。”一个穿着青灰色长衫的人从「风荷轩」内走了出来,他把手中的匕首交给身旁的人,转身对另一个人说道: “常辉,开枪这事得找个没人的地方,不然会吓着人。”说着拿过别人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指上残留的血迹,而后将毛巾扔在了地上。
“原来是他,怪不得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人。”人群中有人小声议论。
“顾家 想必大家都认识吧,如果有哪位见到她,劳烦带个话,顾家老爷在青龙会。”
“常辉,我们走。”身着青灰色长衫的人并未理会在私下议论的人们,只是拿了拐杖,慢慢的走下楼来。吵杂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很快让出了道。
有大胆的人见他们走了之后跑上楼去看,那死在「风荷轩」的到底是什么人。房内躺着一个络腮胡大汉,胸口中了一枪,枪口处正涓涓的往外冒着血,他全身只穿了一条白色的内裤,两腿间也挨了一枪,那名女子脖子上被抹了一刀,倒在一边。
那个死了的男人身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
侵我国土,奸淫辱掠,天理难容,杀!
“原来是日本鬼子。”有人指着那男人说。
“罪有应得!”有不少人附和,谁也没注意到楼梯拐角的地方两个身影一闪而逝。
“筠笙,我们该去哪里?”谢玲珑脸色很难看,甩掉脚上的高跟鞋,伸手拽住了顾筠笙。
“我没逼着让你跟我来,你可以回去。”顾筠笙回头看了她一眼,掰开她的手,继续向前走去。
“顾筠笙你站住!你凭什么给我发火,我谢玲珑放着车子不坐,跟着你走了整整一天了,你不念一点好,反倒这样对我。”谢玲珑说着竟委屈的哭了起来。
“玲珑,对不起。但是请你体谅一下,在青龙会受苦的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你让我怎么能不着急呢。”顾筠笙无奈,只得停下来安慰谢玲珑。
“我知道,可是我说回去找我哥哥帮忙,你又不愿意。”
“别提你哥了,你明知道我不能喜欢他。”
“可是他现在是唯一能帮你的人啊。”谢玲珑再次扯住顾筠笙的袖子。
“算了别说了,你还是回去吧,免得你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怕你哥也不会放过我。”顾筠笙说着抹去谢玲珑脸上的泪,喊了一俩黄包车。
“劳烦小哥将她送回谢公馆。”
“好叻。”那黄包车夫爽快的答应了一声。可谢玲珑却抓着顾筠笙的衣袖死活不远放开,顾筠笙直接火了:“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是去救人,又不是去游玩!”
“好好好,我回去。”谢玲珑见顾筠笙发火,乖乖的坐上黄包车招呼了车夫一声,便离开了。
顾筠笙摸了下自己的腰间,那里有一把手枪,那是爹爹送给自己防身用的。腰间的带子上,是师父传给自己的柳叶飞刀,只是这个她没告诉过父亲。哎,都怪自己,若是当初答应青龙帮少帮主少当家林青的求亲,今日爹爹又怎么会落入他们手中,自己只身去青龙会,若能和谈还好,如若不能又该如何,难道要在青龙会大开杀戒?不行!那样难保他们不会对爹爹动手,那又该如何呢?顾筠笙暗自叹气。
夜里的上海滩异常热闹,尤其是黄浦江边一带。这个国家正在遭受着小日本的侵略,可上海滩却依旧歌舞升平,或许这只是她们的一种宣泄方式,国家要有人守,而这些富家太太无处消遣,除了打马吊便是在霞飞路的几家隐秘的夜总会活动,青龙会的总堂便在这里。
“哟,姑娘长得真美,姑娘也是来寻乐子的么?”顾筠笙刚走到门口,就被门口的人拉住了胳膊。
“混账!”顾筠笙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反手一拳将那人打出好远。
“你,你,竟敢在这里撒野,也不问问这是什么地方!”那人恼羞成怒,一招手,立刻出来四个人围住了顾筠笙。
“给我上!”那人一声喝下,另外几个人直接扑了过来。
“不怕死的就尽管来!”顾筠笙心中有气,哪还想的了那么多,手中的一支飞镖已经插入了其中一个人的额头。其余人大惊失色,迅速往后退了几步,但依旧围着顾筠笙。
“喝,小娘们还挺厉害的!”那个领头的人挥挥拳头又冲了过来,谁料被顾筠笙使了个绊子,一个不小心直接摔得趴在了地上。
“告诉林青,我顾筠笙受邀来了。”顾筠笙收起飞镖,理了理衣裳。那帮人一听是顾筠笙,连滚带爬的跑了进去。
青龙会总堂内,林青斜躺在沙发上,口中吞云吐雾,一支雪茄已燃了一半。他斜头看了一眼低头站在前面灰头土脸的几个人,扬了扬手让他们下去了。
“一帮蠢才,几个人连个小娘们都对付不了!”
“林华,去请顾 进来。”林青坐了起来,将烟头掐掉,面带微笑说了句,林华应了一句退了出去。
“哟,这么年轻就耐不住寂寞了。”一个丰腴的妇女翘着兰花指娇滴滴的说道。
“看这小脸蛋,看着身段,这里的男子不知道又有多少要被勾去魂了。”另一个穿着艳俗的女子娇笑道。
“张太太这话说的对,我们这些半老徐娘怎么敌得过她哟。”
“周太太,你自己老了也别把我们扯进去嘛。”那个张太太有点不悦。
“得,得,你们都别说了。看她的脸都快成茄子了。”
“哈哈,是哟。”几个女人在一旁唧唧喳喳的议论着,顾筠笙厌恶的看了看她们,加快了步子。
林青早已换了身中山装,本来就清秀的脸越发俊俏。在这上海滩,能称得上美男子的只有三人,林青便是其中之一,他举止儒雅,才高八斗,一副书生摸样,但他又心狠手辣。如果他不是让人讨厌的青龙会少当家,只怕顾筠笙也不会拒绝他吧。
“顾 光临,林某有失远迎,罪过罪过。”林青微微一笑,坐了个请的姿势。
“林少爷真是逗,绑了我爹爹,不就是为了让我自投罗网么。”顾筠笙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坐下。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顾筠笙并没有接过林青递过来的红酒,不是她不喜欢,而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放心,你父亲过的很好,我只不过想请顾 跳支舞而已。”林青对与顾筠笙没接茶碗的举动并没放在心上。
“请我跳舞?请我跳舞需要这样的方式?!”顾筠笙强忍着心里的火气。
“没想到顾 脾气这么火爆,不过我喜欢。”林青放下手中的酒杯,扬眉一笑。
“你!”顾筠笙确实生气了,因为她的手里已经握紧了一支飞镖。
“真是没想到,平时文弱的顾 竟然也是个高手,林某真是看走了眼。”林青笑着摇摇头,似乎那闪着寒光的飞镖对他而言,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
“每个人都有秘密,你林青也有!别再废话了,放了我爹爹。”顾筠笙手中的飞镖握的更紧。
“别急别急,你听。”林青双掌一击,一直站在一边的林华打开了留声机。
“顾 请。”林青很绅士的弯腰,伸手。顾筠笙愣在那儿,不知如何应对。此时的林青绝对是让人着迷的,棱角分明的脸,深邃的眸子带着笑意,顾筠笙有些心动,但是她很快清醒,眼前这个人再优秀,他始终和自己不是一路人。
“是不是我陪你跳完这支舞,你就放了我爹爹?”顾筠笙盯着林青问道。
“我林青做事向来说一不二,更何况是对顾 你。”林青笑言。
“好。希望你别反悔。”顾筠笙起身,手毫不迟疑的搭在林青的肩上。
灯光摇曳,屋内到处散发这百合淡淡的清香,林青并没有像那些登徒浪子一般对顾筠笙无理,始终面带微笑,眼眸深处藏着温情。顾筠笙有些陶醉了,这样的一个男子,若他只是个平凡的人,自己与他一起应该也很幸福吧。
一曲舞毕,林青放开了顾筠笙。
“华,带顾 去见他父亲。”顾筠笙很意外,但脚下并未有任何迟疑。
林青看着顾筠笙消失,心中无限慨叹。世事就是如此出乎意料,本以为再也不会遇到,却不曾想还是在原来那个地方遇到,这次她只有一个人,可是自己还是无法让她爱上自己。筠笙,我到底应该拿你怎么办?
四月的上海依旧有些寒冷,谢天将衣服领子竖了起来,手中的雪茄一根接一根。
“顾 回去了?”
“是的少爷。”一个中年男子答道。
“好了,没事了,你下去吧。”谢天摆摆手,那人识趣的退出了院子。
桃花坞谷底,俩个人影依偎在一起。风轻轻的划过,漫天花瓣飞起,一片片落在溪流中。女子伸出手指,夹住一片飘落的花瓣,凑到鼻尖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又是一声叹息。
“落花流水忽西东,再美的东西始终都会凋零。”女子轻声说道。
“何必如此悲观,美的东西只要有人懂得欣赏,即使再过短暂,那也是美好的。”男子握紧女子的手,将她紧紧的揽入怀里。
“你会生生世世对我这样好,不说谎骗我么?”女子扬眉问道。
“那是自然。”男子温暖的笑着,将她抱的更紧。
谢天脑海里一直有这样的影像,此刻又再次回放。这不是梦境,是他前世的记忆,只是那个女子此刻却分外抵触自己。那一世自己没能保护好她,这一世自己绝不能让她再出任何差错,即使赔上自己的性命。
顾筠笙再次见到林青,是在上海商会的谈判桌上。只是她没想到,谢天也在那里。俩人看到顾筠笙很是诧异,但很快被喜悦取而代之。顾筠笙是以上海商会会长杜月笙的秘书出现的,其余人对她自然多了几分敬畏。也难怪,在上海滩他杜月笙打一喷嚏,上海滩都有可能抖三抖,再者能在杜月笙身边的,又岂是善类。
谈判出奇的顺利,连久经商场的杜月笙也深觉意外,当他看到林谢俩人看顾筠笙的眼神时,他就明白了。女子是祸水,却在有些时候成了杀人的利器。顾筠笙就是他手中的那把利器,用来制衡青龙会与四海帮的利器。
随着淞沪战争的爆发,上海滩人人自危,各大帮派之间斗争更是不断。顾筠笙因为其身份的原因经常跟随恒会二当家邵一夫出席各种场合,她不善应酬,但又不得不应酬。有时候顾筠笙在想,自己该不该去参军,出现在前线去打鬼子,但每次想至此处,看到年迈的爹爹,这个念头又被打消了。
四海帮的地盘在这场战争中也逐渐被青龙会吞噬,两帮人马见面总是刀光剑影,死伤不断。顾筠笙劝解林青与谢天,但俩人都是心高气傲之人,又怎么会轻易放下仇恨,当然这中间有顾筠笙不知道的秘密。
时值第二年五月,林青在吞掉四海帮最后的码头之后投靠了日本人,并下令追杀已经失踪的谢天与谢玲珑,顾筠笙这才发觉自己竟然对谢天如此牵肠挂肚,担心他的安慰。对于林青的所作所为顾筠笙恨得牙痒痒,国难当头之时,他竟然认贼作父,有几次顾筠笙想要杀了他,无奈每一次都近不了他的身。
上海的五月开满了蔷薇,那种小朵的月季,娇小而艳丽,一场风雨洗礼之后,越发明媚。硝烟四起的上海滩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暗黄色的灰尘遮住了原本湛蓝的天空,顾筠笙站在黄埔桥上,望着滚滚的江水不知该何处安身。
是夜,百乐门门前依旧车水马龙,只是不是昔日摸样。一对日本兵排列整守在门口,色迷迷的看着来往进出的女人,有的直接上前挑起那些女人的旗袍,引发一连串的尖叫。顾筠笙身着一套灰色中山装,青丝藏在帽子里,安然的走进了百乐门。
纸醉金迷或许是此时百乐门内最贴切的写照,女人高绾着发髻,穿着高开的旗袍,将玲珑有致的身体衬托的一览无余。男人们手中握着酒杯,夹着香烟从那些舞娘们身边走过,有时兴起还会在某人身上摸一把,换来一张暧昧的笑脸。
顾筠笙静静的坐在角落里,望着一群喝的醉醺醺的人无奈的摇头。有个舞娘端着酒杯坐到顾筠笙身旁,伸出脚尖勾着顾筠笙的腿不停的摩擦。顾筠笙一阵恶心,但她忍住了,那个女人见她面无表情,又将本来已经开的很高的裙叉再往高拉了一些,就差就整个臀部都露出来了。
“滚!”顾筠笙怒道。
“哟,原来是个嫩娘们。”那女子笑的更加媚了,她的声音引的不少人都往这边看。
“咦。”就在顾筠笙无奈的时候,她看到一个身影在楼梯口以上而过,那不是谢天么?顾筠笙踢开那女子的脚,忙跟了过去,留些那女子一脸错愕。
“谢天。”顾筠笙轻声喊了一句。那个身影离她很近,她看的清楚,虽然经过细心化妆,但那双眼睛不会骗人,绝对是谢天没错。

共 1 48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的这一篇小说,大体上,还是走的以情感转变为主的路子,虽然在小说中,出现的人物很多,语言对话上,也比较的出彩,尤其是对于细节上的刻画,非常的细腻,很容易让人深入其中,但是,就小说的情节推进来看,情感的转变,还是占据着主导作用的。不管是人物心态上的变化,还是通过情感的转变所带来的情节上的推动,都让我们感觉到自然、流畅,正是因为情绪转换上的铺垫和细腻刻画。这样的小说,无疑是非常的柔和的,主题上的鲜明,所带来的阅读效果,呈现的相对来说,比较的饱满,富有诗意化,也比较的优雅。推荐阅读。——履泽【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41 20】
1 楼 文友: 201 -04-12 17: 7:27 好吧,放你出小黑屋了。哈哈,欢迎继续赐稿哦。。。新人,加油,我看好你。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4-12 17:4 :05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神牛,我要蹭蹭,终于被放出小黑屋了。
2 楼 文友: 201 -04-12 20:52:46 妙笔如绣,绣心,绣情,绣人间万种风骨。
文心似禅,净己,净人,净天地千般无奈。
江南锦绣,因您更加精彩。
您的精彩,是江南一世珍藏!
感谢支持江南烟雨,愿更多精彩入驻江南,祝好 我喜欢我选择产后可以用成人护理垫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是治什么病
儿童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幼儿流鼻血

上一篇:我的裤子打不开了1

下一篇:三世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