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至尊神武 第七百三十一章 倾诉衷肠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9:55 编辑:笔名

至尊神武 第七百三十一章 倾诉衷肠

迷迷糊糊中,陈恒感觉自己像在风雨飘摇中的xiǎo舟,随着风浪起伏,不断沉伏,精神也随之升高,掉落。

这种感觉让他很没有安全感,完全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他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尝试过这种感觉了,自从修为xiǎo成之后,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经过努力之后总能够化险为夷,从来不向命运低头。

但这一次,显然不一样。

这种伏沉的状态让他很难受,似乎代表着一个人生,充满了坎坷,却又看不到前路,不知道哪里才是尽头,更找不到方向。

他讨厌这种感觉,于是向着一个方向不断前行,企图摆脱这种困境,哪怕走错路,弄得鲜血淋漓也不在乎。

他只是想要,摆脱这种无法掌控的命运。

磕磕绊绊,艰难前行,却誓死不悔。

有谁知道,这样一个青年,即便撞倒了南墙,弄得头破血流也要坚持固我。

人们或许不明白他的想法,或许会觉得他的行为很可笑,很幼稚,但那是他一直以来的坚持。

也正因为这份坚持,他才能够一直走下去。

这种情况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或许是一天,一月,一年,十年,甚至是千年,万年,更可能是亘古永恒。

他的足迹踏遍所有角落,却没有留下任何印记,因为他不需要别人记住他。

他想寻找到真我,却总是无法找到,或许永远也找不到,但至少他有了方向,不再迷茫。

他很清楚,只要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即便达不到自己的最终目的

,至少也能有所收获。

于是,他安心了,开怀大笑,笑得很畅快,终究再次陷入了沉沉的睡梦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次迷迷糊糊醒来,感觉到头痛欲裂,脑袋昏昏沉沉,全身无一处自在。

整个身体好像灌了沿的水银一般很是沉重,连动一动手脚,抬一抬眼皮都做不到,只觉得全力乏力,意识却逐渐清晰起来。

“我这是死了么?”

他想起来了,在探索死灵深渊的时候,碰到那恶心的大肉球,大肉球自爆,狂暴能量将他吞噬。

他不认为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活得下来,第一念头自然便是已经死了。

心中虽然不甘,而且带着深深的遗憾,但他从来不会轻易颓废。

哪怕死了,做鬼,也会成为鬼上鬼。

“死了的感觉,就是这样?”

“灵魂好像有些不稳,飘飘荡荡的,是要去天国,还是地狱?”

“只是不知道灵霜,有没有活下来。”

陈恒心中牵挂很多,如果没有那些牵挂,他就算死,也会死得很安祥。

但现在不同,很多事情根本没有处理,等待他去做的事有很多。

可惜死了就是死了,再怎么想也没用。

“唉~”

长长的叹息声,完美的将他心中无奈表现出来,只是很快他就愣住了,发出叹息的,不是他。

这声音很熟悉,听在耳中有些难言的舒服,但大脑还处于混沌状态的陈恒,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声音主人是谁。

“你这冤家,怎么还不愿醒来。”

带着一丝沙哑与低沉,声音似乎因为哭泣有些哑了,却依旧像以往那般好听。

沈灵霜!

陈恒想起来了,他很想回答,很想挣扎起身,但明明思绪很清晰,却感觉不到自己的力量,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沈灵霜也死了,与他正去往一个地方?

念头才刚刚升起,就被他否认了。

他没死!

是的,陈恒没死,在最后关头,沈灵霜清醒过来了,将能量风暴的余波扛了过去。

保护了她自己,也吊住了陈恒最后一口气。

所以陈恒没死,他还活着。

陈恒的心又活跃起来了,只要没死就好,不管现在的状态怎样,总会恢复的。

沈灵霜又在他耳边低语,像在向陈恒述説着之后的一切,又像在自言自语,安定自己有些慌乱的心。

通过沈灵霜的话,陈恒了解了,最后时刻他被沈灵霜救了。

但是,大肉球的自爆重创了他,让他昏迷了好久,而且还发高烧了。

好在他身体机能不错,昏迷之后,青木长生诀自动运转,护住心脉,修复伤势。

所以实际上,陈恒并没有昏迷太长时间,甚至连一天都没到。

只是大肉球自爆,炸塌了洞厅,他们出不去了。

整个洞厅被毁,巨石掉落,封住了所有洞口,不仅如此,他们能活动的范围也很xiǎo,勉强够他们俩个人半躺着。

狭窄的空间总会让人烦闷、难受,但沈灵霜承受住了之前那巨大的刺击,相比起来,这种情况反倒显得舒适许多。

而且她本人性子清冷,别人容易烦躁,对她来説却不算什么。

只是地方狭窄,她只能让陈恒靠在她身上,俩个人紧紧贴在一起。

不过,陈恒的状态不算很差,能量耗尽,导致身体机能下降,再加上重伤,发高烧是很正常的。

但他修为毕竟不弱,又有青木长生诀护体,当时沈灵霜也给他喂了丹药,命是保住了,伤也平复了许多。

只要调息一下,让灵力恢复,病自然就好了。

听着沈灵霜的低述,陈恒思路慢慢清晰起来,精神也开始好转,虽然依旧不能动弹,但勉强能感应到自己的身体了。

只要再恢复一些,他就可以调动灵力,开始调理了。

身体很烫,热气滚滚,充斥在狭xiǎo的空间内,让抱着他的沈灵霜汗流浃背,单薄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尽显完美曲线。

不过她不在意,哪怕被陈恒看光了都不会在意,更何况陈恒还在昏迷。

修者很难生病,生病就代表身体很糟糕,但沈灵霜不是医生,除了一般的疗伤药,也没其它可以治病的东西,对此无可奈何,只能寄希望于陈恒自身意志。

只要他能醒来,一切都好説。

不过,沈灵霜既希望陈恒醒来,又不愿他醒来,因为他们出不去了,醒过来也无济于事,只会徒增痛苦。

只是她不知道,陈恒现在是醒着的。

对陈恒来説,这diǎn伤,这diǎn病都不算什么,虽然从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没病过了,但这不是问题。

对身体的感应越来越强,只要再一会儿时间,他就能开始自我疗伤了。

突然身子一紧,是沈灵霜用力抱住了他,全身陷入一个柔软的,充满香气的怀抱中,让陈恒极为舒服,有种想要再次睡过去的感觉。

沈灵霜用脸贴着陈恒额头,那滚烫的高温,她毫无所觉,只是眼神迷蒙,低声喃喃道:“其实,你很该死!”

她的话,让陈恒愣住了,没听明白。

沈灵霜语气中明显没有恨意,而且他们之间也没有任何过节,甚至还彼此扶持过,为什么她会这么説?

“你该死,是因为你总撩拨我。多年修道的心,却因为你,总是起起伏伏,无法像以前那般平静。”

“可是,我喜欢这种感觉,本想追逐,你却总会突然远离,提醒着我,我们之间并不熟,还没到达那种程度。”

“若不是了解你的性子,我会以为你在欲擒故纵,是接近我的手段。可我知道你并不是,所以你该死。”

她轻声细语,倾诉衷肠,却让陈恒彻底呆滞了。

没错,他确实该死。

他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却不知道,美丽的女子会吸引男人,出色的男人同样会吸引女子。

没想过,自然也就不会去避讳,在礼节上他遵守了,但人与人之间,交的是心,在心里,他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念头。

在不知不觉间,他撩拨了沈灵霜的情愫,却对这份感情视而不见,他确实该死。

“只是,我不想你死,哪怕只是多看你一会儿,多听你説几句话,我也会开心。”

她抱得更紧了,生怕一松手,陈恒就再次消失在她眼前。

晶莹的泪水滑落,她的心很纠结。

像她这样的性子,也唯有陈恒昏迷的时候才敢説这样的话,如果陈恒醒着,她无论如何也説不出口的。

只是她不知道,陈恒确实醒着,把她的话,一字不落听进去了。

“师尊説,情会让人迷失,让人失去本心。”

“但我觉得她説的不对,我确实迷失了,但这就是我的本心。”

“你要快diǎn好起来,哪怕我们出不去,我也想多陪你一会儿。”

沈灵霜在低声轻泣,将自己心里的感受荱荱道来,有些前言不搭后语,显示着她内心的紊乱。

但这时候沈灵霜很坚强,没有像以前那样逃避,她选择正视自己的心,所有情愫完全释放出来。

听在耳中,陈恒百感交集,心中却很温暖。

他不知道醒来之后该怎样去面对沈灵霜,但他没去纠结,心里很感动。

如果在发觉有这种迹象之前,或许他会去躲避,将双方拉开距离,免得对方深陷。

但现在,沈灵霜明显已经陷进来了,他如果再逃避,那只会让双方都痛苦,他不能这么做。

但不管怎样,还是得先把伤势治好,其它的,之后再説。

沈灵霜还在诉説,仿佛有説不尽的话,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多话,或许一辈子加起来,也没有现在説的多。

但她却能感觉到,随着每説一句,她心里就会轻松一分,那些话压在心头,让她喘不过气来,所以她需要释放。

好在,他听不到,所以没必要羞涩。

只是,他听到了,一边倾听,一边开始调动灵力疗伤。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全部评价
北京国仁医院开通网上预约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网友评价
北京国仁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