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魔族古武学院 第一百零一章 符文疗伤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4:11 编辑:笔名

魔族古武学院 第一百零一章 符文疗伤

与两个才武道三阶初段的新学员比武,唐良毫不怀疑自己能轻松的获胜,他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潇洒挥了一挥符文剑,笑道:“哈哈!四皇子好眼光,知道我这符文宝剑是无价之宝,好吧!如四皇子所愿,四皇子如能够击败唐良,唐良自然将符文宝剑双手奉上!”

唐良站在场中,持剑而立,腰板挺得直直的,单手负于身后,右手持剑,剑尖斜指天空,看上去还真有几分高手的气势。

骄傲的高高扬起下额,唐良笑道:“唐良要比四皇子虚长几岁,不能太过以大欺小,让你们先出几招吧,请四皇子与这位师弟无须留手,有何手段,尽管使出来便是!全当是古武学院里面师兄弟之间互相切磋了。”李小胖狠狠的咬了一下牙齿,小声跟木头道:“这混蛋还以为能吃定我们的,木头,等一下,你可不要一下就把给他击倒,压制住他,让我也胖揍他一顿!”

看着唐良有些苍白的脸色,无力眼神,虚浮的脚步,实力恐怕还不如昨晚上,在翡翠楼被木头狠揍的修铠?

忽然,后院传来一阵喧哗,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药师急匆匆的跑到镇南公李幕身边,急声禀报:“大人,不好了,寒秋公子伤情有变,寒秋公子刚才忽然吐血,呼吸也变得很孱弱,您……快些去看看!”

“什么?”

李幕霍然起身,迈步往里走,稍稍停顿,道:“宗院长,桂老药师,楚药师,请三位与我进去给秋儿看诊!”

“是!”三人起身应是。

……

房间炭炉散发着暖气,房内的气氛依旧沉重,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寂静无声!

李寒秋,脉络若有若无,嘴唇血红色,与苍白的脸色形成巨大的反差。

过了半响,宗院长,桂药师,楚龙三人才相继检查完毕。

“镇南公大人,寒秋公头腔的伤势恶化了,真气四散到身体的经脉,气息也很微弱,恐怕……!”

“恐怕什么?”

“现在必须给他头部符文疗伤,头部的伤势不能治愈的话,寒秋公子恐怕支持不了多久!”

“保天续命丹也救不了寒秋吗?”

“保天续命丹只能延续人的生机元气,并非有疗伤的效果,现在寒秋公子的伤势转恶,保天续命丹应该没有用了!”楚龙无奈的道。

呜呜!

寒玉哇的一声哭了,小声的哭泣!

李幕眼睛深处流露出无尽的伤痛,哑声道。

“宗院长,桂药师,楚药师三位都是燕国医道界的翘楚,你们谁愿意来为我儿符文疗伤!”

楚龙,宗奉,桂枫三人实力相当,谁都没把握能治愈李寒秋的伤,不论谁出手,大概都只能听天由命,失败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楚龙轻轻咳了一声,恭维的道:“宗院长贵为古武学院医道分院的院长,医药技艺精湛,博学多闻,楚龙向来是佩服,还是请宗奉院长来给我们露一手吧!”

哼!

宗奉鼻子闷哼一声,心知楚龙让他给寒秋疗伤是不怀好意,道:“镇南公,宗奉与楚药师,桂药师三人不论谁出手,恐怕治愈的希望都不过是一成!现在寒秋公子伤势加重

,不论谁出手,都实在难保证能治好寒秋公子的伤!”

镇南公李幕,木青等人眉头紧锁,以为宗院长也要推脱!

宗奉院长看上去有些迟疑,犹豫不决,但还是应允了,道:“宗某在给寒秋公子绘制符文图疗伤时,希望房内必须保持安静,请诸位都出房外等候吧!”

“那是自然!吾儿寒秋生死,就全仰仗宗院长了!”李幕点头道。

李幕,木青,桂药师,寒玉陆续先走出去,楚龙走出时,不忘回头望一眼宗奉,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怪异神情,幸灾乐祸之意很是明显。

宗院长忽然叫了一声门外的金言导师,交代道:“金言,我给寒秋公子符文疗伤,还需要一名助手,你帮我去把木头叫进来?”

金言应道:“好的!”

宗院长拿出一柄锋利无比的小刀,慢慢的给寒秋剃头发。

等宗奉把寒秋的头剃光了,木头也进来了。

木头一进来就关上门,一个人直径走去寒秋床前,仔细打量他,然后从空间戒指里面拿出从矮人族那里混来的一个铜制的药炉、绘紋笔和长颈漏斗,然后冲宗奉一伸手,道:“给伤者符文疗伤的药材,你应该都准备好了吧!”

宗奉宗院长看木头一进房间,都不问自己叫他干什么,就一个人自顾自的忙活起来,宗奉微笑道:“木头,你要符文疗伤的药材干什么?”

“你叫我进来,不是给李寒秋绘制符文图吗?”

“你是如何猜到的!”宗奉把符文疗伤的药材递给木头。

“除了绘制符文图,我想不到你叫我进来,会做什么?”

“呃……你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

“嗯!安静就可以!”

宗奉向来严肃正经,甚至有些死板,从来没人敢如此他说话,他又好气又好笑,忍禁不住笑骂道:“你小子别太过分,现在名义上还是我给寒秋符文疗伤的,要不然,你觉得镇南公,会让他的儿子给一个十四岁的小子医治吗?没人知道是你在给李寒秋符文疗伤,出了事,还得我来给你背着!”

“你既然没有把握治好他,为什么还要应下来?”

“唉……燕国羸弱,好不容易出一个如此杰出的武道人才,寒秋是古武学院培养出来最强的武道奇才,就这样死了,太可惜了!”

木头将所有的药材放到铜制的药炉中,左手稳稳的举着铜炉,右手急速运转丹田天雷真气激发丹田中的变异蜥蛇符晶,右手手掌平摊放在在药炉底座下面,真气微微释出,手掌心喷出一道艳红的小火苗,火苗的火温度极高,铜炉外面雕刻的符文转成红色,符文铜炉内温度马上变高,高温下药材迅速融化呈粘稠状,药材的香味立刻弥漫整个房间。

绘紋笔沾着药液,木头双目聚神透视李寒秋的头颅,手随神走,绘紋笔笔走游龙,在李寒秋头顶绘出一副结构严谨的、慢慢聚集成型,玄奥中透出神秘的符文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

木头手法纯熟,绘紋笔挥洒自如,完全没有阻碍,运笔随心所欲,运气释出从容自然,在绘紋笔挥洒下,繁复构纹由浓稠的药液组成远古符文图案。

宗奉院长在后面静静的观察着木头,见他手法极快,一气呵成的绘图,符文疗伤图慢慢成形。整个过程举重若轻,挥洒自如,宗奉不由苦笑,他自小痴迷医道,苦练几十年,救治伤病患者无数,也见过同行符医给伤者绘制符文图,绝没有如此快速流畅的,如此轻松挥洒的,如他绘制的符文图可以治好寒秋,那此子的符文医道天赋,真是太惊世骇俗了。

不一会,木头就停手了,药汁在世子头顶凝固成符文图。

木头收拾东西放回空间戒指,手指着大世子,没心没肺的对宗奉院长说道:“他的疗伤符文图已经绘好了,剩下的只是一些小事情了,没什么问题了,光系疗伤术我不懂!后面的疗伤由你来吧!”

宗奉院长心中苦笑:什么跟什么?怎么剩下就是小事情了?

木头他自己连初级光系疗伤术都不懂,却大言不惭的认定接下来的疗伤会没有问题!如果寒秋醒不过来,岂不是说自己的光系疗伤术不行?

唉!这个混小子!

宗奉靠近李寒秋,双手掌心向下,缓缓释出柔和温暖的光辉,慢慢照射在李寒秋头部的疗伤符文上。

温暖的光系光辉,木头绘制的疗伤符文的药液被光源触发后,相互辉映似的也发出透亮的微光,光辉由符文图案的边缘向中间慢慢汇聚,光源也越来越亮,符文图散发一股药香味道越来越强烈,药香弥漫整个房间,甚至飘出房外。

镇南公大公子李寒秋头部那肉眼可观到的瘀黑创伤逐步消退,疗伤符文图上面的药液也慢慢消散,宗奉院长终于完成光系疗伤术。

……

起点雄站,藏书百万,初涉文,籍籍无名,欲展双翅,渴求推荐,铭感五内……推荐票……推荐票……敬谢书友

上饶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安康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景德镇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上饶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安康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