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清欠应茬欠薪之外

发布时间:2019-11-30 12:01:39 编辑:笔名

因为合同对方的工钱没结清,阜阳市凯利奥普装饰设计工程公司竟然因此拖欠自己公司装修工的工资。辛辛苦苦干活两个月,工程已结束,工钱未付清,农民工也拿不到属于自己的血汗钱,怎一个烦字了得。(《颍州晚报》12月26日)每到春节前期,农民工为讨薪跳楼、集体上访,甚至被打等恶劣事件接连不断,而今年来得比往年又似乎早一些。究其原因,还是相关部门日常监管放松的结果,同时也暴露了法律和制度存在的一些弊端。

为治理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然而,过年讨薪惯性并未因此得到根治。其中原因,据笔者分析,其一,解决欠薪问题的制度规定、司法救济程序复杂。由于依法讨薪的过程较长、成本较高,很多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老板往往对欠薪的问题打马虎眼,“没有准确时间点”,乃至承诺了不兑现,或者踢皮球。这让讨薪的农民工只好一拖再拖,妥协了再妥协。即便投诉到相关部门,协调之下,兑现也是进展缓慢。这时,制度化的保障作用几近于零。

一位律师曾告诉笔者,目前,解决欠薪问题的一般程序为“一调一裁两审”。也就是说,劳动人事仲裁机构先调解后仲裁;双方不服可向法院起诉,再不服判决可上诉,法院进行二审。走完这些程序,少则数月,长则一年半载。对此,原本就生计困难的讨薪农民工真的“等不起”,迟迟不决,不了了之。平和的,逼迫讨薪的农民工“忍气吞声”;激化的,或催生跳楼、自残等“极端维权”惨案。

其二,欠薪者违法成本小于守法成本。先不说用工不规范,导致追偿困难;也不说今年2月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增加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且说在具体操作中,由于农民工处于弱势地位,即便有白纸黑字的用工合同,公司老板也会“店大欺客”,合同往往成一纸空文。于是,这些企业堂而皇之地以“别人没给我钱,我那来的余钱给你们”为由,拒付工资。

其三,相关部门缺乏主动作为的精神。“年关还钱”的传统,国人自古有之。每当春节前后,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才被广泛提起;每当媒体披露了欠薪事件后,相关部门才“积极”介入。于此,我们不禁要问:为何要养痛为患,等到年关闹出事了再来管?因此,建立常规的处理机制、增加相关事件的问责制势在必行。

目前,国家九部委刚对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作了部署,要求相关部门限时处理集体劳动报酬争议和小额争议。按规定,10人以上的集体劳动报酬争议要当天立案,并在7日内结案,其中人均涉案金额1000元以上的案件,应由仲裁委员会主任挂牌督办。希望这一政策能让农民工讨薪的道路短一点,脚步快一点。

曹亚伟

西宁互联网
期货
车险